2020年7月

  一场疫情,让社会近乎停转,人人都被困家中,成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但是当最初的“恐慌”过去后,生性乐观的中国人当然不会就此消沉度日,人们挖空心思地寻找着充满乐趣的家庭游戏,其实就此而言,疫情反而给了我们回归家庭,重拾家庭乐趣的机会。而在所有的家庭游戏中,麻将作为最受欢迎的传统活动,自然不会缺席,关于这一点,通过麻将机越发走俏能明显看出,尤其是一些大家认可的品牌麻将机,几乎处于被抢购状态,像大家熟知的将客至尊家用版麻将机更是被抢购一空。

  之所以能受到如此的青睐,得益于将客至尊在设计这款麻将机时的初心就是回归家庭,为此,将客至尊甚至重新开模,遵循流线美学工业设计,隐藏对接缝隙,打破传统麻将机笨重、同质化高等缺点,打造出了一款造型简约的麻将机,并且,将客至尊还在全新的简约造型基础上,采用钢琴PF烤漆工艺,使这款麻将机极具金属美感,在质感上尽显奢华。这样一款造型简约、质感十足的麻将机,能与各种现代家装风格形成呼应,放在家中非但不显突兀,甚至还会提高家装格调,难怪能成为人们考虑家用麻将机时的首选。

  而在功能上,将客至尊的这款家用麻将机也尤为突出,其搭载的黄铜电机,全铜线束,功率大且运转稳定,再加上选用强力磁条的上牌器,二者配合下,这款家用麻将机具备洗牌快、上牌顺、不卡牌等特点,给使用者零等待体验,绝不浪费一秒家庭娱乐时光。在此之外,将客至尊还为该款麻将机量身打造了纯平台面,让其兼备餐桌效能,当麻将机闲置时,盖上台面,其摇身一变就能成为一张使用美观的餐桌。作为麻将机,能满足娱乐;作为餐桌,能方便生活,尤为契合的二合一功能,让家庭活动不再受到硬件限制,随时都能拥有欢乐的体验。

  但外观时尚和功能多样两大优势还并非将客至尊的这款家用麻将机立于行业鳌头的全部原因,将客至尊精心打造的降噪系统,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将客至尊在洗牌舱内采用大量隔音棉,有效减少了麻将机洗牌时的音量,然后,将客至尊把经过数百次使用实验,最终寻找到的最为合理的消音孔设计方案搭载于这款麻将机之上,又进一步减少了其运行噪音,毕竟在寂静的夜里不打扰他人尤为重要。

  疫情束缚了我们的行动,但却不能束缚我们追寻快乐的脚步,尤其是能和家人在一起,感受久违的天伦之乐,更是机会难得,像精致时尚、功能强大且安静的将客至尊麻将机,则能为欢愉的家庭活动更增一抹趣味,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心动吗?赶紧了解一下吧。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p>

  本文来源:东方资讯 作者:责任编辑:幽幽

  日前,上海市政府公布“五五购物节”成绩单,累计发放各类消费券286亿元,带动线亿元。“企业消费券”包括企业服务云平台企业专属补贴券和企业通用补贴券两种,可切实帮助中小企业降低刚需性的采购成本。

  新华报业网专题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要闻正文

  7月26日0-24时,吉林省新增大连输入性确诊病例2例(四平市2例),均系由7月25日吉林省通报的大连疫情输入的转为确诊病例。

  7月26日0-24时,经市疾控中心检测和医疗救治临床专家诊断,确认续某(梨树)、钟某某(伊通)为新增确诊病例(由无症状感染者转至确诊病例),已隔离治疗。续某、钟某某行程轨迹已在属地指挥部公布,为提高全市人民防范意识,坚决遏制疫情传播蔓延,现将续某、钟某某的行程轨迹再予以公布。

  2020年7月16日7时左右,离开大连市某公司宿舍,乘坐轻轨于8时30分到达大连火车站,在人工窗口购买车票。14时30分,乘K2209次列车(11车67座)从大连到四平,16日22时04分到达四平火车站。当晚住宿在四平市铁西区站前吉祥招待所二楼212室。

  7月17日5时,退房离开招待所,步行到四平市客运站。6时10分,乘坐车牌号吉C20333四平至八屋的客车(2号座位),7时左右在榆树台镇下。在榆树台镇一百货附近王丫水果店购物,又到丰源综合商店购物。8时左右由其丈夫驾电瓶车接回家,当天其余时间未外出。

  7月18日9时,续某领女儿乘一辆出租电瓶车,9时10分左右到榆树台镇内,去邮局自助取款机取钱。10时40分母女到成信鞋城购物,10时55分到大理过桥米线时左右到榆树台镇文希艺术培训中心安排女儿学习英语和数学。12时30分后,续某由其丈夫驾电瓶车接回家,到家后未外出。

  7月21日上午8时,续某与其二嫂孙某一同去大榆树村4队老盖家看鸡仔。9时续某乘丈夫电瓶车,到榆树台镇步行街圆通快递站点,取件后返回家中。16时左右,与丈夫和二嫂孙某到老盖家购买鸡仔。17时左右,续某称身体不适,其丈夫联系了村医修某至家中给续某静点。

  7月23日,上午居家未外出。15时由120救护车接至梨树镇兴旺酒店集中隔离点。

  钟某某,女,51岁,伊通满族自治县人,现住伊通满族自治县小孤山镇山河村。

  7月17日13时,从大连市甘井子区工作宿舍乘出租车(车号未记)前往大连市金州火车站,购票后在候车大厅休息,18时19分乘坐K7385次(12车厢93号座)开往由大连至通化的火车。

  7月18日2时40分左右,在辽源市火车站下车,由等候的女儿、女婿开车接至辽源市三元火锅店就餐,饭后前往女儿家休息,约5时左右独自乘出租车(车号未记)前往辽源市客运站,约5时30分到达辽源市客运站并在站内候车,6时25分乘坐辽源-小孤山的客运班车于8时左右在辽源市甲山镇下车,由等候的丈夫骑摩托车接回伊通满族自治县小孤山镇山河村家中。当晚19时左右,与丈夫、妹夫乘私家车前往伊通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看望生病的儿子;20时许乘坐出租车去其子同学处为其子取书,后乘同一出租车返回医院;20时30分与其子前往伊通镇街内健晟星期天火锅店吃饭,约22时二人步行前往伊通镇宜佳旅店住宿。

  7月19日,乘坐5时30分客运班车(伊通-山河),到山河村下车后步行返回家中。上午7时左右与丈夫骑摩托前往小孤山镇先锋村某家,后返回自己家中;下午14时,在本村一农户家中与村民打麻将娱乐。

  7月21日,与丈夫骑摩托前往伊通满族自治县小孤山镇信用社和邮政储蓄所取款机取钱,后在小孤山街道街东购买钢材、水泥、石棉瓦等建材雇车送回家中。此后前往小孤山街道黑马手机卖场兑换红包,又在街道南门一家店铺购买了三双拖鞋,在路边摊购买香瓜后返回自己家中。

  7月23日11时左右,由120车从家中接送至集中医学观察隔离点接受集中医学隔离。

  请在上述过程中与该确诊病例有过接触的人员,主动到当地社区、村委会做好筛查登记,配合专业人员开展医学观察,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症状,请到当地定点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

  说起麻将,很多人想起的市井中嘈杂尖锐的洗牌叫牌声,一边抖腿搓牌一边吹牛的大爷,输了牌念念叨叨的大妈……总之,麻将不是什么好事,是赌博陋习。

  然而,在广州,一群大学生“雀友”就是要“公然”在教室里开台打麻将,他们的目标是为竞技麻将“正名”。在这群“雀友”中,隐藏着不少被称为“雀士”的高手。比如麻将社团的创办人彭鸿志是“五段雀士”;社团中实力最强的邹丰泽则是“六段雀士”。

  竞技麻将有相对统一的竞赛规则。如打出的牌需要在自己的“牌河”中摆放整齐,吃、碰和明杠时需标明取自哪一家,有加分的“红牌”,有特殊的和牌番种,采 取轮庄制,麻将的尺寸较小。竞技麻将比赛讲究礼仪,比赛前需互相致意,比赛中保持赛场肃静,有特殊情况的低声咨询裁判员。

  立直:凡手牌构成“门前清”的状态,可宣布立直(但不强制执行),立直后不能吃碰及换牌直至和牌。

  10月22日一早,华南农业大学教学楼内就拉开阵势,摆好麻将桌,引得围观者啧啧称奇:竟然有人公然在教室里打麻将?原来,这里正在举行今年华农“新生 杯”竞技麻将比赛,与众不同的是:“迷你”尺寸的麻将,出牌、码牌整齐方正,洗牌、叫牌“静音模式”,一旁还有裁判巡逻、严肃监督。

  华农麻将社团的创办人、“五段雀士”彭鸿志坦言,创办竞技麻将社团曾受到不少质疑,希望通过努力,让所有人知道,竞技麻将不是市井赌博,不是休闲娱乐, 而是一项与象棋围棋一样需要战术素养、培养思考能力的竞技项目。年轻的“雀友”们决心要为这项古老的“国粹”博弈游戏正名。

  在今年“新生杯”竞技麻将的比赛中,华南农业大学2011级毕业生彭鸿志专程从深圳回到母校。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华农竞技麻将社团从2人发展到30多人。

  “最早接触竞技麻将,是在高中时。”彭鸿志告诉记者,小时候,大人绝对不允许他接触麻将。直到读高中,他才在网上看到了第一场职业竞技麻将比赛,并发现里面大有学问。“竞技麻将的规则异常复杂,是一项结合了逻辑学、统计学、概率学等专业知识的活动。”

  就这样,彭鸿志开始练习竞技麻将,从菜鸟慢慢成长为现在的“五段雀士”。他说,与普通麻将动辄打通宵不同,这在竞技麻将看来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打竞 技麻将的心态是最重要的,就像象棋围棋,你有看谁下棋下通宵的?太‘烧脑’了。”他说,竞技麻将考验的是竞技水平,“一旦打上头,心态急躁,反而很容易出 现失误而被击破。”

  2012年,当彭鸿志刚刚提出在学校棋牌协会下创办竞技麻将社团时,遭到了来自各方的质疑和压力。彭鸿志说,不仅仅是老师和学校领导,还有社团的学生, 都有这样的误解。反对声最强烈的时候,有学长公开直言,在学校打麻将就是“歪风邪气”。他们发起的竞技麻将比赛甚至被质疑是“违规活动”。

  对于这些声音,彭鸿志坦言理解,“毕竟对于不了解竞技麻将的人而言,很难要求他们立刻接受这样一个新鲜事物。”但他说,正是因为别人不了解,他更要将这 个新事物当成自己努力的目标,“总有一天,这个目标会闪闪发光。”他一遍遍地向学校领导和青年协会的工作人员解释、沟通。彭鸿志更是对竞技麻将社团的成员 们约法三章:不准参与赌博麻将,不准在宿舍打麻将,不准干扰其他同学。

  就这样,彭鸿志总算说动了学校的社团监督,让他成立了华农第一个竞技麻将社团。

  彭鸿志的“约法三章”也给社团发展带来挫折。一开始,这些严苛的规定吓退了不少同学。“来参加竞技麻将社团的,极少数是有基础的,大多数还是因为平时会 搓麻将,有点好奇心。”彭鸿志说,一听说不允许玩赌博麻将,不少人打了退堂鼓。“最初我们的社团仅有两个人,连一桌麻将都凑不起来。”

  于是,他和另一个竞技麻将爱好者只能到网上练习,一起研究牌谱,互相切磋。直到2013年,又有4名同学加入,“总算凑得起一桌麻将了。”不过,他很快 发现问题:有人违反禁令在宿舍玩麻将。彭鸿志坚决劝退了违规成员。“本来人就少,那批新人几乎没人留下来,但违规就是违规,我宁愿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天天背 牌谱,也不能突破底线。”

  回想起自己的坚持,他至今认为是正确的,也是唯一的选择。2014年,华农竞技麻将社团发展到30多人,还参加了广州市高校立直麻将(竞技麻将的一种)联赛。当时,这个刚成军两年的团队,一举夺得团体冠军,彭鸿志也获得个人赛第二名。

  随着彭鸿志、邹丰泽等团队中坚主力毕业离校,华农竞技麻将社团也开始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目前大二的周子涛成为社团的领军人物,队内最高水平是一名 “四段”的副部长。比起前两年,队员的平均竞技水平较“黄金时期”有所下降。社团目前成员有十几人,每周都有实战训练,有时也会外联其他学校打友谊赛。

  每年全校范围的“新生杯”“杂鱼杯”竞技麻将联赛,希望通过比赛,让更多人认识竞技麻将。他希望,有更多的同学们参与到推广竞技麻将的行列中,为麻将 “正名”,也希望得到更多来自高校乃至社会的理解和支持。“还希望有更多女生能参与我们社团,毕竟现在社团里‘阳盛阴衰’。”周子涛笑言。

  邹丰泽:小时候,家里人非常喜欢打麻将,经常一打就是一个通宵,我外婆说,我一岁时就会坐在牌桌上按顺序摆麻将。但我小时候非常反感、甚至痛恨麻将,认 为麻将就是赌博。到我大一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网上的一场竞技麻将比赛,我被其中的技巧性所吸引,于是开始进入竞技麻将赛场。

  邹丰泽:(迫不及待立刻纠正记者)这不可能,竞技麻将与赌博麻将完全不是一回事,两者不是近义词,甚至可以说是反义词。竞技麻将是一种纯益智和竞技类的项目,有严格的规则和礼仪,它和象棋、围棋类似,除了玩竞技麻将,我也很喜欢下棋。

  邹丰泽:首先竞技麻将有着严格的规则,需要根据场上的局势来分析攻守策略,需要用到概率、逻辑等各种知识。竞技麻将还有牌谱,平时都要研究学习,就像下 棋要研究棋谱一样。更重要的是,平时有人玩普通的麻将,经常大呼小叫。而竞技麻将有一套礼仪规范,打出的牌要码整齐,要保持安静,否则会被算犯规遭裁判处 罚。

  邹丰泽:我们打的是竞技麻将中的立直麻将,流行于日本,分为初段到十段,十段以上被授予“天凤位”的荣誉称号,初段以下有一到十级,属于新手。一般来说,从四段到七段的水平可以说是半专业的爱好者。

  不过,与棋类拿到段位就不掉段不同,竞技麻将是需要一定积分才能保持这个段位,否则也可能会掉段。

  九江市八里湖公安分局西二路派出所民警崔皓说:“他是将麻将进行对换,以便他第二天棋牌游戏赌博的时候从中牟利,说白了就是出老千。”

  随后民警调取了视频,发现在几天前的夜晚,嫌疑人熊某就协同另一名男子,翻窗进入过棋牌游戏室。

  九江市八里湖公安分局西二路派出所民警崔皓说:“这两个人是从湖北过来的流窜犯,他们也从中获利了部分金钱。他们会提前踩点,看哪家棋牌游戏室的门可以在老板老板娘不注意的情况下进入。”

  通过视频可以发现,两人入棋牌游戏室后没有偷东西,而是对其中一台麻将机的麻将进行了调换。而此次熊某单独行动,则是为了将之前那副可以作弊的麻将换到其他麻将机上去,没想到被抓了个正着。那么,这幅“麻将”到底不一样在哪里呢?民警说嫌疑人通过特制的眼镜可以清楚地透视这副麻将的牌面。

  视频斗地主在斗地主的玩法上,加入了玩家视频,让玩家在打牌之外,增添了一份乐趣。 斗地主属于扑克游戏、根据“跑得快”改编,目前流行于全国,斗地主对抗性和配合性都很强。该游戏由三个人玩,用一副牌共54张牌。每局牌有一个玩家是“地主”,地主为一方,其余两家农民为另一方,双方对战,地主的目标是以合法的出牌方式先出完手里所有的牌,而农民的目标是在地主出完牌以前,先出完手里的派。先出完牌的人所代表的一方获胜。[详情]

  视频斗地主在斗地主的玩法上,加入了玩家视频,让玩家在打牌之外,增添了一份乐趣。 斗地主属于扑克游戏、根据“跑得快”改编,目前流行于全国,斗地主对抗性和配合性都很强。该游戏由三个人玩,用一副牌共54张牌。每局牌有一个玩家是“地主”,地主为一方,其余两家农民为另一方,双方对战,地主的目标是以合法的出牌方式先出完手里所有的牌,而农民的目标是在地主出完牌以前,先出完手里的派。先出完牌的人所代表的一方获胜。